rose-2101475_960_720.jpg

「那大概是二、三十年前的事了。」許久地,喬姊緩緩的說出這句話。

 

從我有記憶以來,我就跟爺爺奶奶兩人一起住在高雄月世界的老家。當時家裡務農,兩老身體相當健康,一直到我小學三年級搬到台北後好一段時間,都沒有聽說爺爺跟奶奶有什麼身體上的病痛。小時候的我真的認為,爺爺、奶奶的身體會一直一直健康下去。

 

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的話,那這就會是一個溫馨的童話故事,但這是現實生活。

 

爺爺一直以來都有把米酒頭當水喝的習慣,雖然知道這樣相當不好,但根深蒂固的習慣一直沒有改變,所以後來罹患了肝癌,在民國80年的時候過世了。奶奶頓失了一起生活的老伴,生活變得沒有重心,沒有人可以講話聊天。

 

不到二年,我再見到奶奶時已是在旗山鄉下的一間安養機構。奶奶因為罹患了失智症,時而認得人,時而不認得人,有時也會忘記已經吃過飯,會逢人就說肚子好餓,加上照護不易,所以叔叔伯父們最後沒有辦法,只好將奶奶送往機構。

 

我永遠忘不了當天踏進療養院見到奶奶的那一幕,對當時讀高一的我而言有多震驚與不捨,機構的長廊二排坐滿了坐著輪椅的老人,正等待著被餵食午餐,我走過人群時,每個爺爺奶奶彷彿看到自己的親人來訪,都向我揮舞著雙手,總覺得很少有人來訪吧!

 

後來我一眼認出奶奶,她的雙手竟然是被綁在輪椅上,不知怎地,我覺得我的心好酸啊!我不解地問工作人員,她告訴我因為奶奶會亂抓,怕她傷害到自己,也怕傷害到別人。

 

後來再我的強烈要求下,工作人員鬆開了奶奶的手。我把奶奶推到她的房間,她雖然已經不認得我了,但嘴裡卻會一直喊著她最疼愛的孫子的乳名,一邊重複地問我某些她記得的片斷往事。

 

「我的眼淚不停的落下,只能給她深深的擁抱,然後削水果給她吃。」講到這裡,喬姊頓了頓。「當我走出安養院時,心情是我這輩子最沉重的時候。」

 

我想當時應該還沒有長照,也沒有任何資源。

 

我一個高中生哪會懂什麼是失智症,在很久很久的後來,我才知道原來失智症不是正常的老化現象,對待失智患者千萬不要一直重複問她:我是誰。那一點幫助都沒有。

 

我想,社會上需要更多的力量來告訴大家這些資訊。很多人在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會徬徨無助,不知道該怎麼辦,這時候如果能有個人來告訴你該怎麼做時,那該有多好。

 

「這個年代有孝順整合來幫大家解決長照問題是相當幸福的一件事。」喬姊最後說。「我希望,能藉由孝順整合這個平台,幫助許多像我奶奶這樣的案子。這樣的幫助,我覺得對很多人來說是需要且巨大的。」

 

「而我更希望有一天,長期照顧會消失,每個人都可以有愉快的老後生活。」

 

孝順小兔補助通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台北市長照醫療資訊站

孝順小兔KO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